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涓精品屋

在我小小的生活圈子中去尽力发现美

 
 
 

日志

 
 

李蓝起义战争史二  

2012-12-03 12:21:24|  分类: 李蓝起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2月03日 - ajylq - ajylq的博客

 铁山山坡上野草遍地

2012年12月03日 - ajylq - ajylq的博客

铁山上李蓝起义军修建的山寨门也淹没在野草中

2012年12月03日 - ajylq - ajylq的博客

                                                                李永和、蓝朝鼎起义战争史
                                                                          (1859年7月—1865年6月)
                                                                       收集整理:袁伦卿 图:袁伦卿
                                                                                      二、绵州之战
        绵州(今绵阳)在成都东北二百七十里,为省城门户。城东、北两面依涪江,南临安昌河。绵州知州唐炯,因任南溪知县时镇压起义军“有功”而为上司赏识。他刚一上任,就积极部署绵州的防守。1861年4月初,蓝部起义军围攻潼川时,唐炯亲率所部千余黔勇驻扎潼锦交界之福源寺(葫芦溪),并令各乡团勇前往助守,又派州判颜佐才率兵一部扎丰谷井一带,以为后应。
        4月29日,蓝朝鼎自潼川撤围,率部直趋福源寺,清军和团勇溃败。起义军没有乘胜追击,而集大军于离绵州城三十五里的丰谷井,使敌人赢得了喘息的时间。唐炯逃回州城后,下令尽烧附郭民房,紧闭城门。5月4日,起义军进至绵州城下,依山沿河修筑营垒,围困州城。在围攻绵州的同时,分兵出击,袭占安县、彰明(今江油南)等地,获取大量物资,运至绵州前线。5月24日,起义军将在涪江巡守的清军二十余只炮船尽数夺获,完全控制了水陆交通。
         围攻绵州的蓝朝鼎部有十余万人。绵州城内清军甚少,团勇也为数不多。四川提督占泰率军万余驻于罗江县城,扼入省之路。因此,在兵力对比上,起义军占有绝对优势。但绵州城垣坚固,易守难攻。城垣周七里有寄,高一丈九尺。城外除东面紧靠涪江外,北、西、南三面有壕,宽一丈五尺,深一丈。城壕近城一侧筑有壕墙,壕外置梅花桩。城内存粮极多。鉴于以上情况,唐炯采取了紧闭城门,凭险固守,静以待援的方针。
        蓝部起义军屯兵坚城之下,采取了持久作战的错误方针。为阻水灌城,动用大量兵力在涪江、安昌河汇合处修筑堤坝,因流急难以合拢,最后堤坝亦为大水冲毁。从5月初至9月初,起义军在四个多月的时间里,百计攻城,均未得手。在7月的一次伏击战中,起义军曾大败从罗江来援的占泰所部清军,并擒杀占泰;但没有乘胜扩大战果,仍然倾全力攻城。
        同年5月26日,前湖南巡抚骆秉章率湘军五千余人溯长江到达四川万县。这时,李永和部将张第才、何国梁、何兴顺等率三万余入正围攻顺庆府城(今南充市)。骆部湘军主将黄淳熙奉命率军三千余人由万县舍船上岸,经梁山、大竹直趋顺庆。起义军闻讯,由顺庆沿嘉陵江而下,转攻定远(今武胜)。6月18日,湘军赶至离定远城十五里的姚家店,分三路发起突然袭击。起义军因缺乏准备,仓促应战,伤亡惨重,何国梁牺牲。余部退往二郎场一带,与赶至该处的另部起义军数千人会合。二郎场一带四山壁立,道路盘旋曲折。起义军利用有利地形设伏以待。21日,黄淳熙率部追至离二郎场二十里的万古场,不见起义军踪迹。他求胜心切,乘夜继续追赶。行十余里,至燕子窝,与小股起义军相遇。刚一交战,起义军即退走,黄淳熙下令奋力追赶。追过二郎场,义军伏兵四起,清军被逼处阡陌小塍之间,彼此不能相顾,以致一败涂地,黄淳熙也被击毙。起义军随即转移至绵州,与蓝部义军会合。
        骆秉章率后队湘军于6月30日行抵大竹,得悉前线失利,急忙赶往顺庆。他一面令果毅营帮办曾传理代理营务,一面在湘军“随营勇丁”(杂役)中选补士兵,并令在籍道员张由庚、武举傅鸿勋招募川勇。因湘军新败,骆秉章只得暂留顺庆,为进攻绵州做准备。
        骆秉章长期与太平军作战,积累了不少镇压农民起义的经验。入川以后,他沿途接见各府县的官绅,搜集起义军的情报。抵顺庆府后,他鉴于蓝朝鼎正率十余万人围攻绵州,李永和正率十余万人围攻眉州等地,并认为蓝部“最为剽悍”,于是制定了一个由北而南,先蓝后李,各个击破的方针。在此以前,骆秉章还针对起义军“散而不聚”、“剽而不留”等特点,和以往清军“锐欲进攻而不能专向一处”,“此剿彼窜,莫收聚歼之功”,“备东缺西,终成流寇之患”的教训,确定了“诱归一处”、“合围会剿”的作战原则。①在作战部署上,他决定以新任四川提督蒋玉龙所部,在川南眉州一带牵制李永和部起义军,不使北上,而以湘军为进攻绵州的主力:总兵胡中和等率原萧启江部湘军六千余人由中江县黄鹿镇经杨家店进扎朱家桥,骆部湘军由三台县葫芦溪进扎丰谷井,从南面进攻起义军大营;副将唐友耕所部川军与州判颜佐才新招“黔勇”从西面配合进攻,唐炯则从城里配合湘军行动。另外,在东、北两面加强防守,以防义军入陕。

        经过两个月的准备,骆秉章于1861年8月31日亲率后队湘军由顺庆进驻潼川府城。这时,正在围攻绵州城的蓝部起义军十余万人,精锐集中于南门外。蓝朝鼎率主力分驻于东岳庙一带,左军都统吴维之等部驻塔山,前龙军都统徐元柱等部驻榜山,右七营都统卯老伍等部驻十贤堂,“联营六七里,前后相属”。②此外,前营副帅訾洪发和左帅营都统戴老幺驻西门西山观一带,蓝朝鼎从兄前军副帅蓝朝柱(蓝大顺)驻北门桑林坝、龟山一带,水军都统郑十大耶率战船控扼涪江水路。
        9月5日,清军一万九千余人全部出动,分数路向起义军进攻(主战场在城南)。湘军护军营一千六百余人进攻塔山,湘军果毅营三千余人进攻榜山、十贤堂,湘军湘果营(原萧启江部)六千余人进攻东岳庙。起义军奋勇反击。湘果营总兵胡中和部纷纷败退,起义军趁势奋力追赶包抄。但由于塔山、榜山、十贤堂等处的起义军战败,湘军果毅营赶至东岳庙助战,胡部才免于被歼。经过激战,起义军最后虽然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损失甚大。战后,为了集中兵力,蓝朝鼎率军从东岳庙转移至西山观一带,蓝朝柱从北门龟山、桑林坝一带转移至西门青衣坝,与訾洪发等共同据守。这时起义军仍有八九万人,在西山观、青衣坝一带修筑营垒七十余座,连营二十余里。
        9月18日,清军经浮桥渡过安昌河,分三路向起义军进攻:右路为湘军护军营和颜佐才所部黔勇,沿涪江支流直上,牵制青衣坝蓝朝柱部义军;中路为湘军果毅营,从正面向西山观进攻;左路为湘军湘果营,绕攻西山观侧后。西山观山势险峻,不利仰攻。起义军在蓝朝鼎亲自指挥下,奋勇杀敌,有时冲下山坡,与敌人短兵相接,有时退回山顶,以火力杀伤敌人。后因左路清军湘果营由扁堆山经孙家咀、赵家坡绕至西山观后,并攻上山梁,向起义军营垒施放喷筒火箭,抛掷火蛋,阵地上烟焰蔽天,西山观终为清军占领。蓝朝鼎、蓝朝柱率部退往绵竹、什邡、彭县一带。
       绵州之战,是李蓝起义战争极关重要的一战。在此之前,起义军一直处于主动地位,清军则处于守势。当时,四川除成都驻有少数旗营外,主要是绿营兵,名义上有二万八千余人,其实多不足额,且分驻各地,兵力极为分散。但是,李蓝起义军没有利用这一大好形势,对迅速发展起来的部队进行整顿训练,以致部队武器装备和军事素质都很差。以这样一支缺乏攻坚能力的部队,顿兵于坚城之下,围城数月之久,这在作战指挥上显然是错误的。而骆秉章所指挥的清军,兵力虽处于劣势,但其主力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湘军。骆秉章采取“合围会剿”的方针,集中全部兵力,发动强攻,速战速决,扬长避短,因而取得了胜利。蓝朝鼎在强敌进攻面前,没有及时果断地率军转移,反而与敌人进行阵地决战,正好中了敌人的圈套,一战损失七八万人,元气大伤,使战争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此,起义军在战略上由进攻转入了防御。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