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涓精品屋

在我小小的生活圈子中去尽力发现美

 
 
 

日志

 
 

犍为县名由来考证  

2015-12-18 19:54:56|  分类: 犍为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李贤富
袁伦卿转载

犍为,西汉故郡,隋朝置县,千年文脉,绵延至今。

近年来,随着犍为文旅事业的繁荣,关于“犍为”县名的考证引起广泛关注,却也在学术界产生了严重分歧。

“犍为”县名来历,系沿用犍为郡旧称,本无争议,但却引出与之紧密联系的另一个问题:“犍为”郡名因何而来?

关于犍为郡名的来历,史书早有明证。《汉书.地理志》记载:“汉犍为郡,治鄨。不狼山,鄨水所出。鄨有犍山,故名。”因“鄨有犍山”,故取名“犍为”,因山得名,符合行政区域命名的惯例。

另外,郦道元《水经注》载:“鄨县,故犍为郡治也,县有犍山。晋建兴元年,置平夷郡。县有鄨水,出鄨邑西不狼山,东与温水合。”进一步证明先有“犍山”的存在,后有犍为郡之名。

但争议随之产生。近年来,犍为本土学者多方考证,认为史料记载存在谬误。理由是,犍为隋朝置县开始,所辖行政区域内并没有犍为山,特别是《清.一统志》关于“犍为山,在犍为县南十五里”更是虚无缥缈,毫无根据。

于是,犍为本土学者几乎都不认同史书所载,而多从汉字字形字义的角度去推究“犍为”的来历。或说“犍”者犍牛也,“为”者猚谐音也,认为“犍为”源于本地盛产犍牛和猚子;或说“犍为”乃“楗为”之伪,“楗”者竹笼也,“为”者象也,“楗为”即用笼子捕象或驯象之谓;或说“犍为”者,乃楗尾也,即以竹梢建笼,装累石以筑江堤,引喻汉朝门户之边缘,以此命名。

孰是孰非?宜反复考证后定论。

让我们回到汉武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了解一下犍为设郡的过程。《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述颇为详细:“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建元六年……乃拜蒙为中郎将,将千人,食重万馀人,从巴蜀笮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绵,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大意是,西南地区数十个少数民族建立的国家,以夜郎为最大。建元六年,朝廷拜唐蒙为中郎将,率领千余人,装载大量粮食衣物,从巴蜀笮关进入夜郎,说以利害,许以好处,并有贪图汉朝缯绵的下臣劝说,于是夜郎侯多同投顺汉室,设置了犍为郡。由此可知,犍为郡设立之前,这一地区属夜郎国,为少数民族(主要是僰僮、夜郎等)聚居区,鲜有汉人。因此,这一地区的山名、地名等都具有浓郁的少数民族色彩。

《汉书》载:“汉犍为郡,治鄨”。《华阳国志》载:“鄨县,故犍为郡城也。”考证犍为郡是否因山得名,定要先找到“犍山”。找“犍山”自然不能在现在的犍为县范围内找,而要到“鄨”去找。

鄨县的前身是商周时代的邦国鳖国。秦朝称鄨县,隶属巴郡。鄨县的县治在鄨邑。贵州民族大学王德埙研究员在《鄨邑与开明大夜郎国通考》中,依据“县有鄨水,出鄨邑西不狼山,东与温水合”描述,考证出“娄山”是古代少数民族“不狼山”的转音,即今天的大娄山就是昔日的“不狼山”。《遵义府志》认为:“‘楼、娄、狼’,皆双声字。楼山东行至绥阳为朗山,朗山下又有卜老场。‘朗、狼、卜老、不狼’,皆双声字,可知遵义、桐梓楼山与绥阳之朗山为《汉书》‘不狼’无疑”。 鄨水即今天的洛安江,温水即今天的湄江。

确定了不狼山、鄨水、温水的大致位置,也就不难确定鄨邑的位置了。从“出鄨邑西不狼山”可知,“鄨邑”在“不狼山”东面。“鄨县”作为邦国旧址,涵盖今日遵义之大部,“鄨邑”即在今贵州绥阳县一带。贵州本土文史专家何沙滩在《关于新舟镇历史的几点粗浅想法》中也认为,“治所的位置为洛安江中上游一带,今蒲场至新舟一带及周边”。这与四川大学教授伍仕谦先生考证的“鄨(今贵州遵义)”也基本一致。

贵州绥阳县是否有“犍山”呢?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由于历史的变迁,古“犍山”早已更名。

在古代,各民族对大山都充满了崇敬。在西南夷的核心地带,犍(qian)山能够成为后来犍为郡名之源,自然早已是少数民族的神山。《清.一统志》关于“犍为山,在犍为县南十五里”的记载,也许本意是说,犍为山在当时的县城南十五里。贵州本土文史专家何沙滩在《竹国夜郎》中提出:犍山,就是指今“绥阳县城西南蒲场镇、风华镇、郑场镇、遵义县新舟镇、遵义市团泽镇五镇交界一带的山脉,属于大娄山中段支脉”,如仙人山、牛心山、花尖山等。而这些地方留有很多美丽的神话传说与历史遗迹,如仙人下棋、祖源洞等,也正好符合“犍山”或“犍为山”作为古代神山的特点。贵州龙先绪先生在《通航钩沉——赤水河通航考述之二》中则说:“境内有犍山,一名不狼山”,认为“犍山”就是“不狼山”,即今天的大娄山。不论“犍山”或“犍为山”是指整座大娄山,还是仅指大娄山中段支脉的仙人山、牛心山等,“犍山”或“犍为山”确实存在无疑。至于“犍山”或“犍为山”逐渐消逝遗忘,由仙人山、牛心山、花尖山等取而代之,则印证了这一地区古代少数民族逐渐消退,被汉族文化逐渐渗透并最终取代的过程。

事实上,从商、周到秦朝时期,云南、贵州及四川南部一带一直处于少数民族统治之下,北方的汉族鞭长莫及,联系极少。直至汉武开西南夷,置犍为郡等,名义上对这一地区行使管辖权,汉族文化才开始逐渐向这一地区渗透。三国时期,诸葛亮对南中进行大规模开发,少数民族势力范围大幅退缩,汉族文化才正式确立起在这一地区的统治地位。因此,僰僮、夜郎等少数民族命名的“犍山”或“犍为山”,随着僰僮、夜郎等民族的消失而逐渐被汉族命名的仙人山、牛心山取代,也就不难理解了。

既考证出“鄨邑”即绥阳,“犍山”或“犍为山”即仙人山、牛心山、花尖山等,问题便已迎刃而解,史书记载的因“犍山”而得“犍为”郡名是完全正确的。

另外,“犍山”、“犍为”的“犍”,作地名时只能念qian,源自于远古少数民族方言读音,即仅借“犍”字进行标音,并非用汉字表义。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犍为本土学者的谬误。因为无论是“犍牛”、“楗为”还是“楗尾”,“犍”或“楗”均念jian,源自于北方汉语的标准读音,因而有特定的汉语意义,这与西汉西南夷民族文化背景是极不相符的。正如我国西汉称印度为“身毒(念yindu,梵语Sindhu音译)”一样,总不能根据现在的读音shendu理解为“身体有毒”吧?因此,用汉族文化背景下的字形字义去推断少数民族背景下标音的地名来历,本身就是错误的。

作者李贤富简介:男,41岁,双本科学历,中学历史高级教师。现任四川省教辅材料评议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乐山市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后备人选、犍为县社科联副秘书长、犍为外国语实验学校校长。

 另附:关于“犍为”一词由来的另一说法

  犍为县位于四川盆地西南边缘,乐山市东南部,岷江中下游。地理坐标:东经103°4335″至104°1148″,北纬29°0102″至29°2747″。距乐山58公里,距成都183公里。东北与荣县交界,东南与宜宾为邻,西南与沐川县相交,西北与五通桥区、井研县毗连。县境最东端,位于大兴乡雪花村与宜宾县三合乡连界的杨明山东角;最西端,位于与沙湾区接壤的泉水镇周家沟新房子岩上;最南端,在与沐川县箭板乡交界的新民镇火箭村一碗水处;最北端,在与井研县王村镇连界的敖家镇先锋村打砣湾处。

  县境地势西北高、东南低,48座山分布境内,梁家山最高,海拔1047米。低山占全县面积的18%,丘陵占76%,平坝占6%。主要河流岷江由北向南,流经石溪、岷东、塘坝、玉津、下渡、孝姑、新民等乡镇,于干笼子出境入宜宾,纵流县境60公里。支流有马边河、大木溪、百支溪等26条。马边河由西向东从沐川县高笋乡入本县境板板桥,流经马庙、同兴、清溪等乡镇,至河口汇入岷江,贯流境内36.42公里。

  境内气候温和,雨量充足,属盆地湿润性亚热带气候区。四季分明,各有特点,春早有寒潮,夏热多暴雨,秋季雨绵连,冬旱日照少。1986年至2000年年平均气温17.461994年最高气温37.61989年最低气温-215年间年平均日照900.2小时,年平均降雨量1128.4毫米,年平均无霜期336.7天。常发性气象灾害为干旱和洪涝。

  1949年辖48个乡镇,总面积1953.99平方公里。解放初经区划调整,原牛华等29个乡镇划出,划出面积578.59平方公里。至此,全县总面积1375.4平方公里。2005年末,全县共12个镇18个乡、350个村、2934个组、30个社区、438个居民组;人口180398564376人,其中农村人口474391人;耕地402835亩,其中田308139亩、土94696亩。当年,工农业总产值544265万元,比上年增长22.1%2005现行价,下同),其中工业总产值386307万元,比上年增长30%;农业总产值157958万元,增长6.2%。国内生产总值(GDP317004万元,增长11%,其中第一产业93799万元,增长5.5%;第二产业147711万元,增长15.9%;第三产业75494万元,增长8.1%;财政收入25827万元,增长39.3%;全年粮食总产量195001.5吨;农民人均纯收入3215元,比上年增长10%

 

()建置沿革

    犍为正式建县于北周保定三年(公元563年),当时名武阳县,县治所在宝乘寺(今孝姑镇永平村永平小学坎下的河坝)。隋开皇三年(583年)更名犍为县,至今1400多年,县名未变,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少有的。

    建县之前,县境长期属南安县辖。

    在犍为县境,历史上曾分设有:玉津县(今五通桥区冠英场)、冶官县(今犍为县金石井)、大牢县(今五通桥区金山寺)。大牢县曾两撤两建,第一次名大牢县,第二次名应灵县,治所均在金山寺。

    犍为县城几经迁徙,建县之初在宝乘寺,宋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移治清溪,明洪武初(1368年)由清溪迁今治玉津镇,有史为据。但旧县志记:“后蜀明德三年(936年),县治由岷江东岸迁西岸。”东岸可以理解为宝乘寺,但西岸呢?最近,从许多历史文献资料中查到,“东岸迁西岸”之“西岸”,即今天的犍为县城。证据有三:

    1)从936年至1011年这75年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即宋乾德三年(965年),蜀后主孟昶投降,孟昶从成都坐船过犍为,在犍为留月余,“见山川之葱郁,民物之繁华,百姓竞以羊酒馈遗,问慰如家人状……命花蕊夫人作‘恋恋’词。”当时陆路交通不便,所以孟昶水路东下。如果县治设在其他什么地方,交通不便,他是不会去的。加上当时孟昶是亡国之君,不可能让他绕道走。

    2)《嘉定府志》记:“宋犍为旧城,县南二十里惩非镇,大中祥符中(宋大中祥符年号共8年,即公元1008年至1016年)移置(惩非),明洪武中(13681398年)复移今治。”这段话原见于明代陈循修《寰宇通志》。

    3)《嘉定府志》在记“学宫”一事时如是说:“旧在沉犀之东,宋大中祥符间邑令左震迁于县城南。明洪武初县佐陈兴重建。”这段话也说明在宋代,今玉津已是县城了。因学宫都建在城内或城邻。

    以上三点可以推测,今玉津作犍为县城应从公元936年始,至今已有千余年历史。

    从公元563年(北周保定三年)建县到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均属犍为郡辖,758年犍为改名嘉州(当时的郡治设嘉州)。从此,再无犍为郡,而只有犍为县了。

    此后,嘉州曾更改为嘉定府、嘉定府路等,但治所未变,均在今乐山市市中区。民国时,曾改称上川南道、第五行政督察区,但犍为隶属未变。解放后,四川曾为4个行政公署,乐山专区属川南行署,乐山先后名专区、地区、市,犍为均属乐山辖境。

    (二)、犍为郡和犍为县
   
很多人都容易把“犍为县”同“犍为郡”混淆起来。其实,它们是两个概念。《辞海》(缩印本)1449页载:“犍为,郡名,西汉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置。治所在鳖(别,即今贵州遵义市西),旋移南广(今四川筠连县境),又移治僰道(今宜宾市西南),再移治武阳(今彭山东)。辖境相当于今四川简阳和新津以南,大足、合江、贵州绥阳以西,岷江下游、大渡河下游和金沙江下游……”,比现在的四川省范围还大。

    犍为县仅仅是犍为郡下辖的一个县,虽然历史上的犍为县境比现在要大得多。即使是建国初时的犍为县境,也包括今五通桥区全境,井研县的王村、马踏、胜泉、磨池、三江、竹园、黄钵,今乐山市中区的菜金、新场、红豆及沐川县的箭板等乡镇。

3、“犍为”一词的由来

    “犍”字在《辞海》有两种解释:(1)(jian肩),阉割过的牛。(2(qian),即犍为古郡名。西汉建元六年置。治所在僰道(今四川宜宾西南)。东汉永初元年分犍为郡南境置犍为属国都尉……

    历史上对犍为县得名有几说:(1)因山得名。县(孝姑永平宝乘寺)东南有犍为山;(2)因郡得名。犍为郡下设犍为县;(3)因产“犍”牛得名。我县《县志》几说照录,但倾向于以郡得名。

    山西学者胡元树《犍为含义新解》云:“汉武帝开西南蛮夷时,每打下一地,手下人均请他取名,如打下成都平原,汉武帝命其为‘广汉郡’,意为广泛地开辟汉地。打下西昌以北地区,武帝即命其为‘越西郡’,因当地有一条河,叫‘西水’,因之意‘越过西水,建立郡县’。汉武帝不愧为政治家,每取一名均带政治意见。他派唐蒙灭掉夜郎国后,为什么命名‘犍为郡’?实际上,‘犍’字,古体上为‘楗’,为蜀地人治水,用竹篾编的像猪笼子一样的篓子,放到河边,然后再往里边装进鹅卵石,用以筑堤阻水。这种笼子当地人把它叫作‘楗’,即屏障之意。实际上,汉朝灭掉夜郎国,建立‘犍为郡’,汉武帝当时就认为是在汉王朝的国土边上修了一道城墙,因之命名为‘犍为’。‘犍’是名词,即拦河用的竹笼子;‘为’是动词,‘爪’从‘象’,意为‘牵’,引申为牵制、控制、钳制。”

    这就是关于“犍为”一词由来的另一说法。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